Add your content here

王一鸣:稳定宏观经济就是打好政策组合。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七个方面的政策组合,包括宏观政策、微观政策、结构性政策、科技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区域政策和社会政策。可以说是七管齐下。重要的是共同努力,做出一个好的政策组合。”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学术委员会主任王一鸣12月16日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147届《经济月报》上说。

王一鸣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为明年经济工作定下了总基调,也是从容应对日益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有效缓解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三重压力的需要,体现了中央对大势的科学判断。稳定宏观经济,要齐心协力,做好政策组合,把握新发展阶段的新特点。

从三个方面理解“稳字当头、稳中求进”。

王一鸣说,稳定宏观经济大局,要坚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首先,稳字当头、稳中求进,是从容应对日益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的需要。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特别是变异病毒的传播势头仍在扩大。疫情已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关键变量。美欧等主要经济体疫情再度反弹,全球经济复苏举步维艰。疫情冲击了全球生产和物流体系,产业链和供应链紧张局面难以在短时间内缓解。商品价格居高不下,主要国家的通胀中心上升。美国和欧洲等主要经济体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步伐加快。

“昨天,美联储宣布将把债券购买量增加一倍。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18名成员预计明年开始加息,其中12人认为至少要加息三次。”王一鸣表示,美联储加速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进程,将加剧基本面较弱的新兴经济体本币贬值,加大资本外流压力,进一步揭示负面溢出效应,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变化,我们必须把握稳中有进的基调,做好应对各种不确定性的准备,在国际市场供给变化中把握发展的主动权。

二是稳字当头、稳中求进,是有效缓解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需求收缩、供给收缩、预期弱化三重压力的需要。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前三季度经济增长9.8%,明显高于全球经济平均增速和主要经济体增速。大多数国际组织预测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总的来说,中国保持了高增长率、低通胀和良好就业的局面。但也要看到,三季度以来,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用三重压力表明,经济下行既有需求因素,也有供给因素和市场预期变化。

第三,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也体现了中央对大势的科学判断。“稳字当头”要求把稳放在首位。在稳定与进步的关系中,稳定是矛盾的前提、基础和主要方面。“稳”就是稳定经济增速,不让它继续下降。促进经济总量合理增长,也是实现质量稳步提升的重要前提。做好明年的经济工作,各地各部门都要担负起稳定宏观经济的责任。各方要积极出台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慎重出台有收缩效应的政策,努力让经济稳定更好发展。为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宏观环境。

稳定宏观经济,要打好政策组合拳。

王一鸣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七个政策组合,包括宏观政策、微观政策、结构政策、科技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区域政策和社会政策。可以说是七管齐下。重要的是齐心协力,做好政策组合。

“宏观政策是稳定宏观经济最重要的手段.”王一鸣说,会议提出宏观经济政策应该稳定有效。“稳”是指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有效”是指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使经济真正稳定。

会议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应提高效率,更加注重准确性和可持续性。什么是提高效率?王一鸣认为,有必要增强财政政策在稳定宏观经济中的积极作用。在需求萎缩的背景下,需要进一步加大财政支出力度,加快支出进度。

王一鸣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特别是今年财政收入增长形势比较好的情况下,急于减少财政的赤字率不应该着急。会议强调,财政政策要更加注重精准性,即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明年将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包括一些将于今年年底到期的政策,也可酌情延期,以加强对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制造业风险缓释等的支持。

同时,要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力度,持续推动金融资源下沉,更好地支持基层政府落实助企纾困政策。在实施这些政策的过程中,也要把握可持续性原则,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基础设施投资要适度超前。王一鸣认为,这里的基础设施并不是指过去所说的“铁打的公基”,还应该包括新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例如,正在进行的城市地下管网改造、城市医疗卫生设施和防疫设施建设也应包括R&D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还应加大在减污降碳、新能源和新技术领域的投资。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投资空间仍然比较大。政府适当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可以有效促进社会投资和企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投资可以形成投资和消费的良性互动。明年外需扩张放缓时,可以有效增强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进而稳定经济市场。

关于货币政策,王一鸣认为,下一步应进一步发挥再融资、再贴现和直接接触实体经济政策工具的引领作用,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技术创新和绿色发展的支持力度。随着市场预期的减弱,企业的贷款需求有所下降,这就要求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要相互协调配合。

王一鸣认为,在微观政策方面,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扶持政策可以尽量推迟,尽量扩大。可以加强已经实施的增值税退税,进一步加强科技型中小企业R&D费用的附加扣除,支持中小企业特别是专精特新企业提质增效。与以往不同,今年的科技政策是单独提出的。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科技政策列为七大政策之一,体现了下一步科技对促进经济稳定恢复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意义。

把握新发展阶段的新特点。

王一鸣强调,在新的发展阶段,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产业体系更加完备,经济运行的系统性和复杂性大大提高。要坚持系统观念,防止成分谬误,避免地方政策叠加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避免行政措施一刀切或层层加码。不要把长期目标做成短期,割裂系统目标,把持久战变成突击战。

以二氧化碳峰值排放和碳中和为例,王一鸣认为二氧化碳峰值排放和碳中和应该坚定不移地推进,但不能一次实现。如何避免一蹴而就,更重要的是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像精准扶贫一样精准减碳,针对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企业的特点和实际情况,制定细分的、有针对性的措施,防止运动减碳。在政策执行过程中,要避免简单化、一刀切。

“改进评估方法非常重要.”王一鸣表示,这一次,提出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材料能源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是适应新发展变化阶段,通过创造条件尽快实现能源消费“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的重要调整。

进一步发挥市场机制在碳减排中的积极作用。王一鸣表示,要通过市场化机制加快形成碳减排的激励机制,而不是过分依赖简单的行政手段将碳减排目标层层分解。例如,碳交易市场和碳税对减少污染和碳排放具有内生激励作用。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