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your content here

教育部公布“双减”调查:机构减分超过80%,97%的家长对减分表示满意。

12月21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围绕“双减”工作,介绍“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成效。

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双减”工作成效显著。各地学校普遍制定了较为完善的作业管理办法,建立了作业校内公示制度,作业总量和时长的规定基本达到规定要求。据统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书面作业的学生比例从“双减”前的46%上升到目前的90%以上。

超过97%的家长表示满意。

机构压力降低超过80%

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介绍,自9月起,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的名义,每两周通报一次“双减”10项主要指标垫底的省份,督促进度较慢的省份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各项工作能够实现阶段性目标。上报的指标应根据国家不同阶段的工作进展和重点及时调整。到目前为止,已经发出了六份通知。

胡进一步表示,针对校外培训机构“退费难”、劳动就业风险排查不彻底等问题,已在10个省市开展专项督导。要求10省市全面排查,完善调度机制,加强监督检查,盯紧重点机构,管好重点账户。“我们对8个“双减”国家试点进展缓慢的省市下发了专项督导通知,督促8个省市进一步增强试点责任感,加快推进“转商转非”和培训预付金监管,在试点地区能够起到应有的示范作用。”

国家商报记者从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了解到,经过各方不懈努力,校外培训治理工作取得显著进展,学科培训大幅减少。目前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减少了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减少了84.1%。剩余部分培训机构将转为非营利性组织,实行政府指导价,为人民群众提供公共服务;不适合转学的将进一步取消。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褚赵辉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表示,“双减”政策不仅减轻了学生的学业压力,还在减轻负担的同时提高了教学质量和效率。对于校外学科培训的治理,短期内可能存在持续替代、再生、转化、变异的形式。因此,有必要制定专项指导意见,实行常态化监管。

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教育部在“微言教育”、“中国教育督导”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中国教育发布”客户端设立了举报专栏,接受群众实名举报。举报平台数据显示,11月份共收到举报线索4280条,数量大幅下降,证实了“双减”工作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

学校实行“双减”也受到家长的欢迎和好评。国家统计局在秋季开学后进行的专项调查显示,73%的家长表示,孩子完成书面作业的时间明显短于“双减”前,85.4%的家长对课后服务表示满意。学校直报平台共收到家长匿名问卷7714万份,97.3%的家长对学校减负提质工作表示满意。

协调社会资源参与学校工作

《国家商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注意到,“双减”政策实施以来,教师工作时间延长、压力增大等问题客观存在。

此前,北京某小学班主任赵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施“双减”后,学校教师的工作时间增加,尤其是对于远离学校的教师。为了保证教学质量,目前课后服务由在校教师承担。

针对教师工作量不断增加的问题,吕玉刚表示,自“双减”工作实施以来,不少教师参加了课后服务,客观上确实给教师增加了一些新的负担,这是现实。至于教师负担的问题,从组织上,从教育部门,都要尽量创造条件,不让教师负担过重。

谈及具体措施,吕玉刚指出,首先,教师要按编制补充到位。其次,要积极探索教师弹性通勤。

第三,统筹利用社会资源,吸引一些社会专业人士参与学校工作。吕玉刚说,教育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将从合格的社会培训机构中挑选专业人员。经过选拔,他确定具备这个条件,遵守基本制度,能够很好地履行课后服务任务,这些合格的机构和专业人员就可以引进学校。

“但是,学校不能直接联系这些机构,这是《未成年人保护法》所不允许的。相反,它们必须由教育部门统一选择,然后提供给学校独立选择和使用。收费要符合相关规定,通过多种方式减轻教师负担。”吕玉刚说。

北京市朝阳实验小学校长陈丽华介绍“双减”工作落实情况时说:“我们充分发挥师资优势,在艺术、体育、科技、劳动教育等方面开设课后活动,还引进了朝阳青少年活动中心、北京服装学院、首都体育大学、京剧院、北京舞蹈学院等优质社会资源,通过合作为学生全面发展提供有效保障。“目前学校开设课后服务课程40余门,学生参与率达95%以上。调查显示,孩子对课后服务的满意率在98%以上。

(来源:国家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