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your content here

从医药到食品的跨界技术受欢迎吗?

客人档案:

王晖

宏辉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中国金融协会和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拥有近20年的国内外医疗卫生行业经验和投资经验。在宏辉资本成立之前,他曾在CDH创投担任高级合伙人和投资委员会委员。曾就职于美国Avenue Capital和雷曼兄弟伦敦分公司,曾担任美国Becton Dickinson医疗集团全球总部采购部高级经理。在过去的十年里,王晖先生负责了许多涉及超过15亿美元的交易,包括并购、上市公司重组、成长型投资和早期投资。

其主要投资案例包括:迈瑞医疗、无锡药明、泰格医药、康龙化学、于越医疗、博瑞医药等。

癌症疫苗产品的未来价格将大幅降低。

CBN:感谢王先生接受CBN独家专访。最近,120万种癌症疫苗引起了很多人和资本的关注。从你的角度来看,你觉得这个机会怎么样?你认为这说明了多少确定性?有什么不确定性?

王晖宏辉资本:疫苗作为一种预防和治疗癌症的手段正在积极研究和开发中。最近有一些报道说一些疫苗说是120万剂。一般来说,一项最先进的技术刚上市时非常昂贵,但随着竞争对手和替代品的增加,它会逐渐下降,所以这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

比如国内只有一家工厂可以生产电动车,电动车的产能是100辆或者1000辆,一年或者一个月价格会很高,但是如果现在国内有一群蔚来、小鹏的兄弟生产电动车,年、月产能也很高,那么价格很快就会下降。

目前,用于环境投资的创新药物退出周期大大加快。

第一财经新闻:很多资本在布局医疗标准时可能会考虑两个因素,一个是其创新药,一个是仿制药。从创新药的角度来看,如果资本进入3+2的周期,你觉得这个周期太长了吗?如果平衡资本投入和产出回报的周期,是否需要更多考虑仿制药?如何分配投资比例?

宏辉资本王晖:投资者也是分层的。例如,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或后来的投资者可能投资于更成功的制药公司。这些药企有现成的产品,有收入,有利润。他们生产的大部分产品不是最新的创新药物,也不是世界第一,而是众多制药公司中的一家。这些公司拥有极其稳定的收入和资产。

早一点像我们这样的VC投资者不喜欢这种投资,因为它产生的回报没有那么性感或者那么高,所以我们喜欢的是投资创新药。这些投资阶段都是比较早的,很多都是尚未验证或者尚待验证的,但是一旦验证,可能会有巨大的市场机会,因为是第一个或者前几个药物,所以我们喜欢投资这个领域,就像我们基金的投资者也是长期投资者一样,一般给我们7-10年的时间,如果你投资一个项目,可以拿在手里7-10年,这个周期足以匹配创新药物。从退出周期开始到结束,再到现在国家有科创板,中国证监会也允许18A条款在香港市场适用,大大加快了退出周期。

一个创新药从临床前到临床I、II、III期需要8~10年,但可以在II期左右上市,所以这个周期完全可以满足。投资也是分层的。

从病后治疗到病前预防和筛查,产业出路来了。

第一财经新闻:当我们谈到你经常投资的大健康产业时,我们会认为癌症等疾病说起来特别重,所以未来在这个领域,后期治疗会转化为提前干预。从这样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有没有一个特别大的机会让它不那么痛苦,体验更好?

宏辉资本王晖:没错。当我们有疾病的时候,治疗过程绝对是痛苦的,无论是癌症、心血管疾病还是骨科疾病,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诊断打针、手术、吃药都要花钱,吃药肯定会有副作用。

我们能少吃盐,多跑步,让自己更健康不生病吗?二是能否开发更多的产品,或者服务机构,对疾病的可能性进行早期筛查,早期干预,以免让疾病发展到晚期。

精品与亲民在咖啡赛道的定位并不冲突。

第一财经新闻:宏辉投资了一个消费品的咖啡品牌,崔氏咖啡。它冲击了一个非常细分的市场,想要成为一个精品。同时,它想靠近人民和目标。两种不同的市场愿景能否完全实现?如果是,它对消费赛道的启示是什么?

宏辉资本王晖:我不认为这是冲突。如果这些消费品能够被大众接受,有两个核心要素。

一、产品实力。你做的咖啡应该很好吃,你的口味丰富多样,质量很好;

二是质量和品牌效应。当你走进崔氏咖啡店或星巴克,它能满足你所有的期望。它更干净,更舒适,味道也适中。

因此,当产品实力和品牌这两个要素叠加在一起,就成为了非常好的消费产品。因此,一切永远不会改变。不管我们扔的是崔氏的咖啡,还是奈雪的茶,我们都在朝这个方向走。

因此,我认为没有任何冲突。你提到的两种需求,在产品力和品牌叠加效应上完全可以满足。因为宏辉资本一开始是一家生物医药公司,我们可能对人类的生物学有更深的了解。结合我们对人体摄入的各种蛋白质和味道的理解,我们发现它刺激味蕾和你的脑神经,所以它在你的脑回路中创造了一个回路,这就是味觉的记忆重复。

品牌和年轻消费者之间有着积极的互动。

第一财经新闻:你在时间里看到了什么——咖啡?

宏辉资本王晖:两个原因。

第一,中国年轻人开始喜欢中国品牌,中国品牌运营商更加了解中国消费者的需求;

第二,看创业团队的激情和能力。范的团队整体给我们的感觉,一是懂咖啡,爱咖啡店,二是做事能力十足,没有缺点。面对如此大的咖啡消费市场,我们的期待并没有让它有一天成为雀巢。它不需要变成雀巢,我们的投资是成功的。

巨型赛道还有市场缺口和创新空间。

第一财经新闻:像雀巢这样的大巨头公司实际上正在做出改变。比如以前不屑做自动咖啡的自助设备。我的意思是雀巢在星巴克的商业体系中,并不做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已经开始做了,包括冻干咖啡。这种竞争还会存在,会改变整个行业。他们这个小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在哪里?

宏辉资本王晖:当你说一个巨人的时候,背后隐藏着什么?隐藏的是,这是一个大市场,只有大市场才有大巨头。首先,如果市场大,就会有机会。当市场大的时候,巨头们在某些领域不会引起它的注意。比如不关注小红书,颤音成为销售渠道,就会失去一波机会。

它可能没有注意到年轻人喜欢速溶或冻干咖啡,它失去了另一个机会;

巨人有一个问题。公司越大,机构建设越完善,稳定性越高,但创新性越差。对于小型创业公司来说,自强不息就是万强。你的改变和你的外表刺激了大公司做出改变。大公司做了改变之后,你也要改变,那么小公司有什么优势呢?小公司的优势在于迭代速度、新产品开发、新渠道开发,必须具备快速迭代能力。例如,崔氏咖啡现在已经从我们投资时原来的线上销售渠道开设了线下门店和连锁店,这意味着它正在迭代自己的产品。

第一财经新闻:除了线下门店的布局,他们是否也在做多元化场景消费之路?

宏辉资本王晖:当然,比如你可能可以在崔氏咖啡的店里买到一些茶叶,但是茶叶的采购不够好或者不够专业,你可以借鉴奈雪的茶叶经验及其采购渠道。

同时,奈雪的茶叶店也有咖啡。我陪女儿买奈雪的茶时,在那里买了咖啡。他们的咖啡也不错,但是只有几种,只有两三种,而且咖啡质量也不错。你在哪里买它的咖啡豆?怎么煮咖啡?如何煮咖啡,他们可能会从时间中学习,也就是他们可以互相学习。

冷冻干燥技术在咖啡领域取得了突破。

第一财经新闻:冷冻干燥咖啡技术经过近两年的发展,该领域已经发生了几个大型融资项目。其实冷冻干燥技术并不是什么新技术,也不是第一次应用在咖啡领域,而是有一个突如其来的爆点。从你的经验来看,未来这个领域可能会在哪个领域出现新的爆发点?

宏辉资本王晖:其实冷冻干燥应用最广泛的技术是制药。许多药物都是冻干的。什么是冻干?它是一种单晶,将一种化合物转变为晶体状态,然后可以快速均匀地溶解在水或油中,一般称为冷冻干燥技术。冷冻干燥后,它不会改变,其原始结构也不会改变。如果你加入葡萄糖、水或盐水,它会均匀融化。

所以在我描述的时候想想咖啡是否适合这个场景。携带非常方便。如果冻干技术好,可以带一小袋冻干粉。无论是用冷水、冷牛奶、热水、热牛奶,甚至是可口可乐、袁琪森林,都可以把这个东西扔进去,摇一摇就会溶解均匀,保持了咖啡的性格、口感和味道,同时非常方便。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现成的生产流程,一个嫁接在传统消费品上的新方向。

  冻干技术在中药产业具备应用前景p>

第一财经新闻: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演绎,中医能走这条路吗?

宏辉资本王晖:当然可以。其实我们一直想和很多机构合作,比如同仁堂。我很尊重同仁堂,有时候会吃一些它的保健品,质量很好,传统的药方,但是它的剂型和大药丸特别不好。你我今天采访我吃大药丸嚼的时候都不开心,我也不开心。如果有一种冻干药丸在水中向后晃动,对吗?不管什么山楂能助消化或者六味地黄丸能护肾,这些东西都适合这个方法。

(文章来源:C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