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your content here

看浙江诸暨农村产业如何走向高质量。

新年伊始,浙江省诸暨市频频传来好消息:去年全市所有村庄经营收入均超过30万元,其中70%达到50万元以上;前三季度,农林牧渔业总产值突破41亿元,同比增长4.4%,领跑绍兴各市。还有一组充满“含金量”的数字:2020年,农民人均年收入将达到42296元,居各省县第五位,城乡收入比仅为1.67∶1。

诸暨是浙江最好的“经济县”之一。除了工业服务业亮眼的经济报告,这里的村庄同样生机勃勃。众所周知,无论是乡村振兴还是共同富裕,产业兴旺是基础。2019年,诸暨成为首个部省共建乡村振兴示范省单位。两年多来,诸暨锚定“建设都市现代农业,建设美丽田园乡村”的主线,推动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

“珠宝”背后的致富经

智能配方打样、自动无人上料、5G可视铣……走进浙江易盛科技有限公司的“珍珠智能生产加工共享车间”,这些流行的“黑科技”让人眼前一亮。尽管成本高,投资2000多万元,但企业负责人詹春炯认为值得。为什么呢?不仅生产效率高,而且附加值也在上升。

诸暨山下湖镇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珍珠生产、加工和销售中心。近年来,该镇的发展模式从珍珠产业到珍珠文化再到居民共同富裕,为传统产业生成带来了新的活力。目前,“未来工厂”像“易生科技”已经成为山下湖的普遍做法。

做大产业“蛋糕”,做强产业集群,诸暨有“四个创新同步法”,即创新、创业、创造、创意。以珍珠为例,衍生出集贸易、创意设计、健康产业、文化旅游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格局,涵盖六大产业数百种产品。2020年,珍珠产业链总产值将达到347亿元,是名副其实的“美丽产业”。

产业,如何惠及更多人?文化搭台,人创造财富。如今,看着山湖,它令人印象深刻,可游览,可学习,就像一个珍珠主题的风情小镇。尤其是融合了文化创作、体验、研究等元素,游客多了,挣钱的途径自然也就广了。

前不久,利用乡村振兴培育第一村的契机,山下湖镇凤江村和成新节村组成了双子财团。两村在原有“湖田马薇”、“孟丽珠乡”、“夜游探珠”、“湖山直播”等文化游览点的基础上,优势互补、差异化发展,拓展了珍珠种植、养殖、寻访、探险、游玩、鉴赏等热门景点。去年全镇接待游客100多万人次,实现营业收入近165亿元。

“珠宝光气”不仅仅是珍珠行业。依托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的引领作用,诸暨市瞄准产业集群,进一步拓展香榧、珍珠、蓝莓、二坞面、铜山烧等农业全产业链。,加强产品研发、直销电商、种苗服务的融合延伸,形成年产值近500亿元的产业体系。

谁说种地赚不到钱?诸暨农民说:绍兴鸭,一个特殊的品种,占全国蛋鸭饲养量的65%;“蓝梅一号”占全国蓝莓种植面积的17%;“第二码头和面”年产值超10亿元…诸暨的这些农业“块状经济”辐射带动了当地近10万农民,农民增收6.5亿元,从业人员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5.7万元。

转型背后的新动能

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人。2020年11月,在诸暨市农业农村局的指导下,宣布成立以当地沃土为基础的农业与制造者协会。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打造“农民制造者+平台+服务+环境”的人才生态系统。近年来,大学生、返乡青年、工商资本等。纷纷下乡,给传统农业带来了新风,成为带动小农户的生力军。

他们的到来,固然是对农业和农村的看好,但也离不开“吸引教育留下来”政策的引导。记者了解到,只要大学生从事现代农业,诸暨都有相应的财政补贴,而且这项政策已经持续了9年。从2019年开始,这些做市商还可以获得最高100万元的优惠利率贷款,用于生产经营和综合消费。

据介绍,近年来,诸暨通过举办农村创业创新大赛、建立创业导师结对帮扶机制、提供1亿元信用担保资金等措施,累计孵化项目30个,培养青年农民和企业家260余名,为乡村振兴培养“领头雁”人才31名。

以及提供科技要素的人才是一对翅膀,相辅相成,打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成色”。不久前,中国微生物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郭赶赴诸暨考察香菇栽培技术装备。发明人是“农民制造者”齐立民,拥有蘑菇专利32项,业内知名。

科技的注入将振兴老工业生成。赵家珍诸暨享有“中国香榧之乡”的美誉。但是,随着外省的香榧遍地开花,如何才能守住“红旗”?当地香榧企业通过加工种子仁和假种皮等,找到了开发香榧衍生产品的新途径。,延伸产业链,增加附加值。

在浙江耀森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记者看到了中国第一条“香榧味”抗菌纱线。光看外观,和普通纱线没什么区别,但当你靠近它闻闻,就能闻到淡淡的香味。秘诀在于微胶囊化技术,通过特殊工艺将香榧精油固化成微胶囊,再加入到纺丝体系中制成香榧纤维。生产的纱线和纺织品能缓慢释放精油,抗菌抑菌效果更持久。

目前,赵家珍有“药森源”等8家R&D企业,涵盖香榧精油、食用油、棉纱、特产糕点、保健食品等领域。在“Maker+Technology”的双重赋能下,新动能满满,行业怎能不蓬勃发展?

乡村繁荣背后的“幸福之歌”

2017年,在陈寨镇塘里坞村村民张广权手中,一张编号为“珠机寨(2017)001号”的红色土地票成为全省首张土地票,一套农村老房子支付了26万元的首付款,引起了热烈反响。四年来,诸暨共发放“土地票”337张,盘活农村土地4.4万平方米,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1300多万元。

诸暨是全国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当前,“振兴闲置农房”的理念创新如火如荼,奏响了乡村振兴强产业、富农、美丽乡村的“幸福之歌”。

在姚江镇山亭村,36个老梯田、20多间闲置农房刚刚恢复光彩。对此,村党支部书记周立铭充满信心;“下一步,随着新时代精品示范村的创建,我们将系统地重新激活这些闲置房屋,将其打造为青年旅舍、制造者空间、乡村物业中心等乡村旅游产业配套设施。”

振兴的不仅仅是农村的房子,还有农村的各种资源。近年来,诸暨依托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建设成果,深入实施村级集体经济增收“十法”,通过资源振兴、物业管理、乡贤反哺,将资源转化为资产。

数据显示,诸暨仅依靠农村房地“两转”就引入了近20亿元社会资本,开展了“旅游+村集体经济”“文化+村集体经济”“健康+村集体经济”等实践,打造了一大批“线上名人打卡点”,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股份、农民变股东。2020年,全市乡村旅游收入将达到2.5亿元以上,新增农村就业岗位8000个,在全国“两山”百强县中排名第三。(张铁汉农民日报中国农村网记者朱海洋)

(文章来源:农民日报)